广元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科技 > 通信

通信 >

电子烟迎来强监管

2022-04-26 15:03:11 通信486
  河西区秦先生,在商业街经营着一家“无烟餐厅”。不久前的一天晚上,有消费者投诉,邻桌有人在抽烟。服务员立即前去制止,抽烟的客户辩称,他抽的是电子烟,不应受到约束。投诉的 ?

  河西区秦先生,在商业街经营着一家“无烟餐厅”。不久前的一天晚上,有消费者投诉,邻桌有人在抽烟。服务员立即前去制止,抽烟的客户辩称,他抽的是电子烟,不应受到约束。投诉的消费者不答应,要求换桌位。抽烟者也坚持,如果不让他抽电子烟,下次他就不来了。

  这让“无烟餐厅”经营者秦先生犯了难。从3年前开始,已陆陆续续遇到抽电子烟的客户十来个,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

  河西区的一家健身场所,公共区域一直是“无烟区”,禁止抽烟。安保人员发现,近两年有客户在抽电子烟,他们立即前去制止。可抽电子烟的人称,他们抽的是“雾化棒”,不含尼古丁和焦油,不会散发呛人的烟味,更不会引发烟雾报警器。这样的说辞,很多围观的人也不相信,还有一些客户,对健身场馆的管理和制度产生了质疑。

  电子烟这种产品,由于具有“电子产品”和“卷烟”的双重属性,自诞生起就一直在模糊地带前行。尤其是随着用户的增多,这种产品对传统的无烟管理、控烟措施构成了挑战。一些无烟餐厅、无烟场所的管理者,期盼着主管部门能够明确电子烟的真正身份,以便在管理制度上延续以往控烟的规定,给更多的人创造健康、安全的卫生环境。

  自3月起,国家烟草专卖局连续颁发了《电子烟管理办法》《电子烟产品追溯管理细则》《电子烟技术审评实施细则》《关于对电子烟相关生产企业核发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工作的指导意见》等文件,这些法规和标准,自今年5月起陆续进入实施阶段。其中《电子烟管理办法》明确了电子烟属于“烟草”,需要持证生产和经营,而且不得调味(添加各种甜味和果味)。

  电子烟行业曾经吸引过资本的涌入,经历过快速发展期。起初,电子烟产品大多以“戒烟”为目的,产品中不含尼古丁、焦油等有害成分。但随着资本的扩张,很多企业偏离了初心,生产含有尼古丁等成瘾成分的产品,进而让消费者重复购买。法规和标准的出台,有利于让电子烟进入合规发展的轨道,降低对公众和青少年的危害;同时也警醒一些资本和创业者,不能只顾商业利益,无视社会利益和公众利益。

  吸电子烟能戒纸烟吗?

  网约车司机薛先生有十多年的烟龄。由于经常熬夜,白天时常犯困,为了提神,他慢慢地开始抽烟。一些乘客投诉,车里有烟味,为此,他被平台扣过不少钱。薛先生想,抽烟影响身体健康,还耽误挣钱,找机会一定把烟戒了。

  4年前,薛先生看到有朋友在抽电子烟,一根烟管,装上烟弹就开始“吞云吐雾”;而且朋友称,抽电子烟能替代香烟,慢慢地就能戒烟了。听到这样的说法,他想试一试,借电子烟把纸烟戒了。

  通过网络,薛先生花500多元买到了电子烟产品,包括烟管、烟弹、充电装置等。刚开始抽第一口时,一股烟气直奔喉咙和鼻腔,感觉呛人,差点让他流出眼泪。但细细品味后,觉得吸起来仍有烟味,跟纸烟差别也挺大的。然后,薛先生把几个烟弹全都拆了,逐一试了一遍。他发现,薄荷味儿的烟弹抽得很舒服,抽起来凉凉的,比较顺,不呛人。从此以后,他就固定这种口味了。薛先生回忆,电子烟前3天抽的时候,味道是真淡,有种不过瘾但是又缓解的感觉。

  他选择的薄荷味对喉咙和肺的冲击性不强,3天后慢慢就习惯了,这种冰冰顺顺的感觉很不错。两个星期后,他试过一次纸烟,开始受不了那股焦油味,只抽了两口就扔了。电子烟与纸烟的对比,让薛先生觉得过去10年抽的是“焦炭味儿的火棍”。

  薛先生发现,虽然不抽纸烟了,但他对电子烟慢慢产生了依赖,很多时候能把电子烟吸到没电为止。而当电子烟没电的时候他会坐立不安,很像犯了烟瘾的样子。

  “抽电子烟是为了戒烟,不是换一种方式抽烟。但是抽电子烟后,仍然有客户到网络平台投诉我”。于是,薛先生开始琢磨电子烟的真实成分。他仔细查看电子烟的说明书后才发现,自己购买的电子烟除了含有薄荷油、香精等成分之外,仍然含有尼古丁等传统纸烟的类似成分。尼古丁是让人成瘾的物质,抽这样的电子烟,怎么可能戒烟呢?

  为了能真正戒烟,薛先生开始抽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但是,抽完没有一丁点儿满足感,他只得又换回含尼古丁成分的电子烟。一个星期下来,他明白了,要想真正戒烟,还得靠自己的意志。

  南开区另一位电子烟消费者陈亮(化名),有5年多使用电子烟的历史,他尝试过国内外10多个品牌20多种口味的电子烟。他认为,时下一些电子烟销售商宣称的“戒烟”是个伪命题,电子烟只是比传统烟草减少了健康危害,但并非对人就没有危害。

  陈亮进一步介绍,传统烟草所产生的烟雾中,不仅包含尼古丁,还含有经过800摄氏度燃烧过后的焦油、烟碱、一氧化碳、亚硝酸等物质,除此之外还包括高达70多种的苯化物等其他物质。这所有的一切,都会在带给人们“解瘾”的同时,对应地危害人体的健康。

  其中对人危害最重的是焦油,它已被证明与肺癌的发病率高度相关。而电子烟烟油的组成成分则相对简单,一般说来,只包括丙二醇、甘油、尼古丁盐和香料四种,除尼古丁盐之外,丙二醇、甘油基本是食品级添加物,而有潜在危害的是香料,种类繁多的香料并不都是安全的。

  法规未落地 商家先涨价

  3月1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印发《电子烟管理办法》,其中明确规定,5月1日后,要全面禁售烟草口味以外的调味电子烟和可自行添加雾化物的电子烟。4月12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的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也明确,雾化物设计只能是烟草味。

  这在电子烟行业被称为“全面禁甜”。据了解,电子烟之所以受到年轻人追捧,很大原因就在于其口味与传统卷烟不同,通过添加香精、烟油等成分,许多品牌推出了诸如薄荷味、西瓜味、柠檬味、可乐味等多款烟弹,来吸引众多追求新潮的年轻人。

  没了甜味和调味之后,电子烟的销量可能会受到影响。于是,一些商家闻风而动,开始炒作和涨价,意图尽快卖掉此前囤积的调味、甜味电子烟。南开区某商业街的一位电子烟商户透露,自3月中旬以来,一些调味电子烟烟弹、烟油产品的价格逐渐上涨,平均涨价约30%。以烟弹为例,一些口味的产品从每颗90元左右,涨到了每颗110元以上。涨价后,电子烟的销量不降反升。这位店主反映,很多消费者是奔着囤货而来的,认准自己喜欢的口味,一下子买够半年的用量。毕竟,在新规实施后,调味的电子烟产品可能不允许销售了,再想买也买不到了。从上游来看,有一些商家也在炒作这种预期,大量加价销售相关产品,以求短期内牟取暴利。

  河西区电子烟从业者肖剑(化名),在电脑商城经营着一家电子烟门店。5年前,他销售电器耗材和电脑配件,一次去深圳考察发现,当地涌现了大量的电子烟品牌和产品。抱着好奇的心理,他进入了这一行业。在与上游厂家交流中,肖剑得知,南方拥有完整的电子产品产业链,像电子烟这样的组装类产品,投资20多万元就可以建立生产线,不到一周就可以出货上市。看到这种商品的成瘾性和商业价值,很多投资者进入了这一行业。

  于是,肖剑代理了一家品牌的电子烟,开始在自己的电脑耗材店销售。意外的是,虽然自己的店开在电脑城,很多买电子产品的年轻人却慕名而来购买电子烟,他逐渐在年轻人群、电子产品爱好者中打开了市场。

  为了拓展市场,肖剑还从国外的购物网站进货,帮客户代购各种新潮口味的烟油。一些烟油含有重金属成分,还有一些烟油含有怪异口味的香精香料。看着全是外文说明书的产品,肖剑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这些电子烟会危害青少年的健康。可是,当时国内缺乏相关的产业标准,这些产品就乘虚而入,在青少年群体中逐渐流行开来。

  肖剑遇到过一些14岁左右的孩子,本来不会抽烟,却把抽电子烟当成社交的工具。他们不仅抽含有尼古丁成分的电子烟,还开始收藏各种烟管,花费不小。一段时间后,他再也不给年轻人代购国外的烟油、烟弹了。

  近期,当《电子烟管理办法》和相关国家标准出台后,肖剑立即下载文件认真学习,同时他也询问上游的厂家是否获得了国家主管部门的生产证和许可证;而他自己也在积极与天津的烟草专卖部门沟通,以期将来尽快申请许可,销售正规的产品。“电子烟产品良莠不齐,谋取短期利益的不良商家太多了,确实到了需要规范的时候了。”肖剑作出这样表态。

  资本逐利 偏离初心

  国内较早研发电子烟并注册了专利的韩力(化名),亲眼见证了电子烟行业的发展。韩力表示,他最初设计电子烟的目的,也是为了戒烟。但电子烟一上市,就吸引了商家、消费者和资本的关注,行业也因此快速发展;而他很快就从研发人员变成了电子烟商人,通过抽各种各样的电子烟来体验并推出产品。最终,他自己也没有戒掉传统香烟。

  在电子烟的戒烟功能未能实现的同时,行业又走上了另外一条路。部分商家在继续保留成瘾物质尼古丁从而让使用者重复购买、赚取利润的同时,还通过添加各种香精调味,迎合和吸引青少年群体,明显偏离了当初研发推出的初心。

  从2016年到2018年,大量的商人、创业资本进入电子烟行业。部分公司快速到海外上市,市值超过数十亿美元。同期,电子烟上下游行业、各地加盟店快速发展,到2020年,全国已有数十家企业、10万多家销售点、500多万从业人员。近期,受新规的影响,相关电子烟行业的上市公司市值又快速缩水,部分公司的市值跌去了90%。

  本市一位职业高中生的母亲对儿子使用电子烟的行为非常担忧。她说,孩子通过同学的影响吸上了电子烟。起初只抽不含尼古丁的水果味电子烟,对父母称有助于缓解疲劳感、提升注意力,就相当于吃口香糖。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开始悄悄更换烟油,抽上了含有尼古丁和各种香精、化合物的电子烟;现在,则染上了烟瘾,电子烟不离手。也就是说,对毫无抽烟经验的青少年来说,使用电子烟会让他们“入坑”。这样的隐患,不得不重视。

  国家烟草专卖局在近日《关于电子烟零售点布局和许可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坚持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严格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要求,不得诱导未成年人关注、购买、吸食电子烟。

  4月6日,天津市烟草专卖局发布消息称,近期开展清理整顿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专项行动,取得了阶段性成效。其中,共出动执法人员2074人次,清理校园周边售烟网点64户、电子烟网点70户,取缔无证经营户56户,处置各类网络销售、广告等违法违规链接8条,发放《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不予延续通知书》423份,张贴警示标识5290张。

  4月21日,天津市烟草专卖局依法拟定并对外公布了《天津市电子烟零售点布局规划(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在本市容易诱导未成年人关注、购买、吸食电子烟的场所不予设置电子烟零售点,包括文具店、玩具店、游乐场所等。与电子烟零售业务没有直接或间接互补营销关系的业态类型也不予设置电子烟零售点,包括但不限于通信器材、电子商品商城等。中小学校、幼儿园内部及进出通道口向外延伸 200 米以内,也不予批准电子烟零售点。

  一些无烟场所的管理者和安保人员反映,现在实施的《天津市控制吸烟条例》是2012年修订后于当年5月31日实施的,其中第二条明确“本条例所称吸烟,包括携带燃着的卷烟、雪茄烟、烟斗”,尚未把电子烟纳入其中。而国内的深圳市已于2019年修订了当地的控制吸烟条例,把电子烟纳入其中,而且出现了首例处罚电子烟吸烟者的案例,在当地产生了惩戒效应。考虑近期国家主管部门把电子烟按照卷烟管理实行严格管控,《天津市控制吸烟条例》也应与时俱进,尽快将电子烟纳入监管范围,这是很多市民的期盼和呼吁。一些网购平台虽然禁止了电子烟搜索展示,但相关产品以“戒烟神器”“雾化棒”的名义展示销售,企图绕过监管。这种现象应予以警惕。网购平台须尽快完善规则,补上现有的漏洞。记者  李吉森

(责任编辑:支艳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