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健康

食疗养生 >

四川广元剑阁家乡话,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

2022-08-05 22:12:06 食疗养生 16

四川广元剑阁家乡话,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

四川省广元市剑阁

剑阁县属于四川省广元市。

你们……有人抽烟没?

众人陷入一片静默

四川即将消失的剑阁县是哪个地方?

为了缓解此刻初识的尴尬

我默默转过身

手探进储物柜的最深处

拎出一支江山打火点燃一气呵成

最后装逼且故作深沉的

朝他们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

男生宿舍标准八人间——我是第三个到的,心心念的下铺已被占领,还叠了个整整齐齐的豆腐块向我耀武扬威。彼时我的父母在旁,只好把所有骂娘的话存在心底,然后把所有行囊一股脑甩在上铺。

两排上下铺隔着桌子对着另外两排上下铺,跟鸽子窝差不多,或许还拥挤些。志超留着一头韩寒长发看着窗外,而后笑嘻嘻与我打了招呼。或许我记不清楚他那时的发型到底像不像韩寒,倒是他那时爱穿花格子衬衫的习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唉,看起来真心村儿的很,一直没好意思和他说。

木龙和浩哥差不多同时到,木龙内蒙人,一米八大个,带着黑框眼镜文质彬彬,满脸的青春朝气。浩哥湖北人,不到一米六,留着两抹浓密的山羊胡,沧桑至极。虽然看起来有些违和,我们还是抹抹头上的冷汗热情的互相了自我介绍。

葱逼刚到,鹏哥也跟着后面来了。那时葱逼一脸清秀却含蓄的很,默默整理着自己床铺,从他爸爸点起一支烟后嘱咐他的家乡话才大概了解这货是陕西那边的。

鹏哥一直忙着擦汗,也许是拿的的东西太重,也许是宿舍在五楼这货驮着260斤身躯爬上来比较费劲,反正当他发现自己也被分配到了上铺时,眼神里多少弥漫着一丝绝望的色彩。

好在最后一位抵达的同学的母亲及时察觉到鹏哥在她儿子上铺可能会带来生命危险,就着急忙慌把他请到了下铺。当时我其实是气愤的,老子那时候也胖啊!没两百六起码两百斤是有的吧?怎么我这个下铺的小伙子这么没眼力劲儿呢?

一白天的各种倒腾之后,众位父母看着自己的崽子都安顿的差不多了,而且第二天就要军训,便前前后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宿舍内陷入迷之尴尬的尬聊,很尬的那种尬聊。正当我们几个大小伙子大眼瞪小眼不知该怎么挑个话题一高考前干过的牛逼事儿时,只见鹏哥美滋滋的整理好上天恩赐的下铺,盘起腿儿悠哉悠哉问道:

“哎?你们……有人抽烟没?”

众人陷入一片静默

为了缓解此刻初识的尴尬

我默默转过身

手探进储物柜的最深处

拎出一支江山打火点燃一气呵成

最后装逼且故作深沉的

朝他们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

我们的大学生就这样开始了,到现在我也无法形容这段旅程是狂妄的,还是迷幻的,亦或是忧伤的。可能这就是青春吧。青春最迷人的地方,也许就在于谁都分辨不清它最迷人的是哪种味道,可这些味道,不管哪一种都有青春的香味在里面,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候依然唇齿留香。

大一的我们,开始青涩的了解彼此的喜好。有些喜好是高度统一的,比如姑娘、比如有姑娘的爱情片、比如有姑娘的动作片,特别是有姑娘的爱情动作片,每个人都可以如数家珍的掏出很多不可名的网络资源。有些喜好则是不同的,比如葱逼喜欢谢霆锋,比如木龙喜欢胡彦斌,比如我喜欢绿日,比如鹏哥喜欢套马杆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而把这些喜好高度融合且统一的,是喝也喝不完的酒。三天一小喝,五天一大喝,有节日要喝,没节日创造节日也要喝。木龙喝多了喜欢说一些肝胆相照的话,让每个兄弟热泪盈眶并举起酒杯继续狂怼;葱逼喝多了喜欢拿出手机,给每个爱着的、喜欢的、或是有好感的姑娘打一个浓情蜜意的call;鹏哥喝多了喜欢聊他的家乡,从他的姐姐到他家的瓜地,从他的功夫泡面到烧饼夹里脊,聊到最后往往都是他喝得最多,却永远机警的记得喝酒要离窗户远一些;我就不同了,我一直是最浪的那一个,你想干什么,我就陪你干什么。酒不够了,我陪你喝;气氛不够high,咱们一起唱歌;但凡谁喝高说了一些狗屁不通的道理,嘿嘿~那就让我们兄弟代表月亮一起嘲讽他。

“我的蛋呢?”

“我吃了。”

“刚买时你不说不吃么?”

“看见了我就吃了啊!”

“……”

大一的狂热经过一年洗礼转变为大二的忧伤。在那个年纪,我们忧伤年少、忧伤迷茫、忧伤青春的彷徨。

可……这还不是最忧伤的。最他妈忧伤的是宿舍里第一个谈恋爱的居然是那个黑黝黝/沉闷闷/净重二百斤不含头的鹏哥。

兄弟们当时真心咽不下这口气啊!我下铺的恒哥因此不再相信爱情、苦读圣贤书,一鼓作气拿下了英语四六级。浩哥从高数才子变为玄学达人,拿着本《龙啸九天》天天嚷嚷自己是龙傲天在世;志超也沉默寡言许多,甚至连吃饭都不愿意下床了;木龙那个时候也挺纠结,因为志超在上铺总会把饭漏到下面。

要说狠还是葱逼狠,俗话说你方唱罢我登场,作为我舍的颜值担当,居然被鹏哥抢了头筹,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一狠心、一跺脚,只有把女友带到宿舍里住才能重新树立自己的权威。因此,我们的八人间就变成了九人间,并高度贯彻了【葱逼是我们宿舍最帅最骚最牛逼的!】这一统一思想,且坚定不移的将这一举措持续了整个学期,同时也为彼时国家所号召的‘和谐校园’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从此,我们宿舍名扬全系,誉满全楼,成为了整个学院神话般的存在。

面对葱逼的挑衅,鹏哥依旧淡定。尽管他的床铺和葱逼面对面,却还是那么淡定。因为他也可以带着女友回来住啊!这样就可以变成十人间了嘛!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大不了的?

四川广元剑阁家乡话,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

可惜美好与平静终有被打破的一天。那夜鹏哥带女友回舍休息,手里还拿着一份煮好的卧了蛋的方便面。彼时我们睡意朦胧,俩人却打情骂俏、美滋滋、吸溜溜的吃着卧了蛋的方便面。直到鹏哥那一声满含愤怒委屈的低沉嗓音破空而出:

“我的蛋呢?”

“我吃了。”

“刚买时你不说不吃么?”

“看见了我就吃了啊!”

“……”

从此,我就很少再见过那个偷吃了鹏哥的蛋的姑娘了。

“鹏哥!你的斗佛咋不守基地!”

“哥来了!哥来了!等哥切个屏!艹,吃个凉面基地咋还爆了!”

“你他妈吃凉面不看《亮剑》能死是不是?”

“……”

大三,学校换了新的宿舍楼,我们四个也因为臭味相投,不得不相互嫌弃,又彼此欢喜的住进同一个屋。因为有了宿管大爷的存在,葱逼只好过起两点一线的生。每周七天,五天在外临幸女友,一天在校临幸我们仨,剩下一天用来上课。现在看来,他大学那么瘦是有原因的,唉,纵欲伤身体啊。

虽说那时离毕业还有一年,但似乎每个人都开始焦虑了。木龙和鹏哥相约考研,起初是每天早出晚归上自习,然后早出午归打dota,再然后早出早归打dota。最后的国际惯例是木龙早起趁着清洁阿姨刚打扫完厕所先美滋滋拉个屎,再回来把我们几个人电脑都开机并登录浩方平台,而后对着床铺大喊一声:“兄弟们,上班了啊!”

其实吧,我们的大三并不只有dota,倘若青春如此单调,那处心积虑和这几个货共住一室还有什么意义?抛开dota,我们还有逃学大乱斗、澄海3c、人族无敌、守卫剑阁、仙之侠道1-5章等等著名与非著名魔兽争霸RPG地图。

鹏哥这段时间一直处于半失恋状态,所以他的情绪时好时坏。情绪好的时候,就斗志昂扬去学习,坏的时候就dota/仙侠/人族无敌。因此,我觉得他考研差了一两百分肯定是和情绪坏有着莫大的联系。

不仅如此,他渐渐沉沦于各色电视剧。从《奋斗》到《蜗居》,从《人间正道是沧桑》到《我是特种兵》,从《东京热》到《一本道》,可以说的上是阅片无数,看尽繁华。可我们都知道,他的心头好其实只有一个——《亮剑》

哪怕毕业七八年,一提起这个片子,我们四个人依旧得咽咽口水。因为狗日的鹏哥总喜欢在看亮剑的时候吃麻酱凉面,我们也不幸因此染上了这种奇葩的条件反射。两个月前我还专门回学校又吃了一顿凉面,但哪怕旁边还摆了个iPad放着亮剑,却始终吃不出原来那个味道了。

哥走了

抱一下再走呗

哎,还是别了,抱了就不想走了

谁都不敢相信,鹏哥在大四神奇的瘦下来了,大概掉了七八十斤,从黑胖黑胖变成了黑瘦黑瘦的。原因很简单,他终于失恋了。老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葱逼也彻底搬回了宿舍,因为他也失恋了。其实我那时是庆幸的,幸亏老子大四没失恋,不然这宿舍就成他妈单身狗俱乐部了。现在想想都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好伟大,呵呵呵~

就要毕业了,大家都心慌慌的。也许是因为无法确定的未来,也许是因为即将面对的离别,也许是因为我们再也无法长不大的二逼小伙子了。

葱逼傲娇且心思细腻,是个不愿离家太远的孩子;木龙志存高远,即将踏入京城;鹏哥是汉子身姑娘心,一米八的黑大个儿在离津的车厢里哭的梨花带雨,剩下我们三个在南京路的天桥上,假意潇洒安慰着电话里哽咽不清的他,最后一人买了一套俩蛋的煎饼果子掺着眼泪狠狠嚼进里。

按照日程,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的,美名说是要把他们送走才放心,事实上还有一门补考虎视眈眈等着我。嗯,我就是宿舍里那个最赖的。那些天我一直反复公放着纵贯线的演唱会,因为里面有首歌听起来振奋且催情,“出发啦不要问那路在哪。迎风向前,是唯一的方法,出发啦不想问那路在哪,运命哎呀,什么关卡?——《亡命之徒》”

木龙走的时候恰巧在播放这首歌,他也依旧笑得很自信。和往常一样,把行囊一股脑卷在身上,潇洒的冲我和葱逼挥挥手,“兄弟们我走啦!”。

最后是葱逼,这货大学四年一直都是那个屌样子。白体恤配个不知是旧还是从没洗过的脏牛仔裤,可看起来还是又骚又帅的,最后顶个大鼻子朝我笑的很谄媚。等了一小会儿,平时从不准点的829居然来了。哎,早点来就早点来吧,俩大男人站公交牌底下谁都憋不出来泪也怪尴尬的。

上车前,他故作轻松的扯扯包袋,冲我撇了下角权当是笑了笑

哥走了

抱一下再走呗

哎,还是别了,抱了就不想走了

今年的跨年夜,我们又一如年少把彼此灌成了酒缸,说了很多豪言壮语,了很多牛逼,聊了很多姑娘,也留了很多眼泪。

一晃,从我们十九岁相识算起,如今已来到了第十一个年头。毕业后,葱逼回了西安,鹏哥单枪匹马杀进东莞历练三年载誉归津,木龙和我则留在了北京,工作之余还风风火火的成立了‘管庄dota第一黑店’。

三十岁的我们,在各自打拼的地方都安下了家。可鹏哥这个狗日的居然又抢先一步,在二十七岁成为第一个结婚的男人,不得不说这着实让我们压力山大。在黑胖子的精神鞭策下,去年我也结了婚,而木龙今年也开始商量婚期了。

至于葱逼嘛,唉,人生苦短,必须性感,我们还是喜欢你骚一点的样子,你就放心大胆的去浪吧。爱你哟~

剑阁县境为剑门蜀道的核心枢纽,号称“四利之地”、“扼秦川之咽喉”。李白《蜀道难》诗中云:“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由此可见,剑阁在这条千年古道上举足轻重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