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健康

食疗养生 >

云南省广南县家乡文化调查报告,调查报告 我家乡的民风民俗不少于1000字。

2022-08-05 22:24:13 食疗养生 17

云南省广南县家乡文化调查,调查 我家乡的民风民俗不少于1000字。

调查家乡的民风民俗不少于1000字

在他们看来,家乡是他们心灵的依靠、感情的寄托。家乡是缕阳光,冷寂时可以寻得温暖;家乡是个港湾,孤单时可以停泊靠岸。他们借诗言志,表达自己对家乡的思恋。

 ●王潇跃

  “你应该到坝美去。”

  无数次听友人说这句话,无数次听她说起连绵的油菜花在破碎的山间洒落,听她说流转在油菜花旁的水车,说那水车摇曳时光里静幽幽的故事。

  于是我来了,坐一艘浅浅的小船而来。到得洞口,清亮的坝美河水从石洞中缓缓流出,淙淙流水在洞口平缓的小坝里放慢了脚步,积成一汪浅浅的绿色码头。逆流而上,穿过深邃的水洞进入坝美寨子。借着洞口漏进来的光,隐约可见形状各异的钟乳石倒挂在洞顶,顺着潮湿的石头滴下来的水珠往下看,竟然有鱼儿顺流而下,从船侧轻巧游过。再往里走,洞口的天光渐渐没了,只有艄公头上戴着的微弱头灯晃荡着影子划船。黑暗中的听觉很灵敏,只听见船桨拍打着河面的哗啦声,伴随着溶洞顶端钟乳石上偶尔滴落的水滴,船在黑暗中前行。寂静的时光在一次次凝固之后又被一声声船桨拍打着松动起来,时光总在陷入寂静的最后一刻给人一些希望,不多时,漆黑的溶洞顶端突然洒落一束天光,光影斑驳,这个天然的溶洞洞口生长了几株绿色植物,绿植透明生动,是洞里最具有生机的代表。阳光穿透绿叶从洞口跌落,矗立在这黑漆漆的空间里,像是突然有了希望一般。

  出得洞口,豁然开朗,阡陌交通,良田美景尽收眼底,高原小江南的秀丽让人耳目一新。绿油油的油菜花没来得及开枝散叶,矮矮地趴在河边,竹板和木板搭建的桥梁横跨在坝美河上,清秀修长的竹枝顺着蜿蜒的坝美河一路往远处延伸,轻轻摇曳着,摇曳着。近处是稀稀疏疏的村落人家,顺着山谷过去,四面皆是喀斯特破碎的山形。山间裸露带花纹的岩石,柔软的绿色植被捉襟见肘地包裹着岩石坚硬的本质,喀斯特地貌的山大多如此。

关于家乡民俗文化的社会调查怎么写?最好是标准格式!

  过了竹桥,小路延伸进错落的壮族寨子。道旁有桃树,桃树旁有李树。桃李桃李,桃树总是离不了李树。两种植物总是一起开花一起结果,也陪伴着度过没有任何花果附着的孤独冬季。桃树易老,看不出栽种了多少年,弯曲的枝杈总在苍老粗厚的皮里长出新的枝叶,开出嫩生生的桃花来。坝美或许是一个最守时令的地方,这里的古老和安逸使季节的更迭按部就班,毫不偏差。冬天原不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我们也并不奢望能够在冬季的坝美看到粉嫩的桃花,桃花当然也没有出人意料。一株树总是比一个人要守规矩,懂时令。它们比人更懂得什么时候应当开枝散叶,什么时候应该开花结果。坝美的桃花或许是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寨几百年来精神的内核,坚守着万物的底线,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人却有些强求,强求黎明能够随心所欲与黄昏一些交换,强求着在春天去完成秋的收获,进而强求改变自然的生长规律。慢慢深入到村落里去,便可以感觉到坝美被日渐侵蚀的传统。老人并未改变,穿着传统的壮族服装,说着旁人听不懂的壮族语言,在村庄里出售用天然花朵染出来的五彩饭和简单工艺品。一个村庄的根在老人那里,但一个村庄的出路却在青年脚下。一些青年走出了村庄,另一些青年们在建盖客栈和农家乐。钢筋混凝土的建造风格使传统的形式中混入过于现代的元素,占尽了天时地利的村落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美得雷同。也许每一个地方都会走一些弯路,为加快发展,反而放弃了最具有优势的竞争力。站在未曾喧闹起来的坝美,我不禁担心,在几百年来的生状态在寂静被打破之后,会不会丧失她最本真的属性?或许到了后来,人们看到的不过是一个正在蜕变的村落而已……

  百年古榕树还在坚守,村中老者还在坚守,或许,又会有一些心存美好的文友们,愿意为了心中的世外桃源与坝美一起坚守。古榕树下,一群因文学而相聚的友人盘膝而坐,时光定格,留下最美好的我们和最有故事的故事。带着最初的欣喜和最后的些许遗憾,马车一程水一程,我走出了这个传说中的世外桃源。看着夜幕中渐渐模糊的山洞出口,我有些恍惚,这世界或许本来就不存在世外桃源,那只是每个人心中对美好生的期许和向往罢了。

  夜幕中回到古色古香的广南县城,纪念馆里“狂飙诗人”柯仲平先生传奇人生依旧上演着,博物馆句町古国的文化遗风还在猎猎作响。这边,等候多时的壮乡礼乐即将开演。

  广南县境内普遍流传至今的壮乡礼乐是唐宋时期流行于中原京城都市的宫廷音乐、诗词曲牌、民间小调流传到边疆之后,与当地民族音乐融合形成的独具地方的民族民间传统艺术形式。每一种戏剧形式的传承都具有一定的社会使命,或酬神、或教化、或娱己,壮乡礼乐亦是如此。在古代,演古韵,推行礼乐,是广南县安抚百姓,教化夷民的一个有效的政治手段。在我的家乡普洱景东,逢年过节总会有花灯、杀戏、洞经音乐等表演,我熟知这些民间文艺形式,也在尽自己微薄的力量为民间文艺事业的传承和发展作努力。到了广南,听说这里也有壮乡礼乐、也有沙戏(景东称为杀戏),倒感兴趣了。景东与广南相距八百多公里,民间文艺却有共通之处,简直让人欣喜若狂。

  博物馆旁为壮乡礼乐专门新搭的舞台,并不华丽,甚至有点古朴简陋。在暗红色帷幕之后,一场好戏等候多时。或许一切古朴只为出人意料,当几十位身着传统壮族服饰的群众演员在舞台上开始演奏时,我被震撼了。没有任何的传播媒介,他们在台上,我们在台下,几步之隔,纯天然的人声和乐器声不经过任何的修饰直接闯入我们的耳朵和眼睛,又把心房一一打开。很难想象,这么重要的一台戏竟然没有几个专业演员。作为以群众文艺辅导的方式开展的一项业余文艺动,壮乡礼乐在相对稳定的演奏(唱)人员里大多数是农民艺人,少部分退休的文艺专业人员和文化馆在职辅导干部。演员群体的庞大和流动性,注定了这一出戏并不容易演出,只有节庆期间或者接待来宾时,这些平日里各司其职的“演员”们,才能够放下手中的毛笔、电脑、锄头、针线,操起古筝、琵琶、弦子,拉起二胡,起唢呐,敲响铜鼓,穿上唯一一套演出服装上台表演。演奏者虽然来自不同村寨不同岗位,但技艺娴熟、步调和谐。《折桂令》《仙家乐》《清河颂》……曲目丰富,形式泼,旋律、调式富于变化,曲调或慷慨激扬,或情意绵绵,或轻柔舒畅,拉弹唱打,每一样都拿得出手。

  壮乡礼乐由女艺人承担了首座、副座等主要职责,而且女子唱腔占据谈演主流。服装古朴大方,男性着黑色包头,黑色加蓝色滚边对襟衣衫,女性着蓝色无领右襟衣服和黑色百褶长裙。最有的是后排站立的十余位女性演唱者,她们的头上绑上了两个羊角辫,仪式感十足。壮乡礼乐所使用的乐器种类繁多,有时甚至一个人要演奏几种乐器,各种各样的乐器时而古朴高亢,时而浑厚圆润,毫无保留地凸显了壮乡礼乐的地方化、民族化特征,在表现形式上融入了一向只作舞蹈伴奏的铜鼓,塑造了神奇迷离的音乐形象。在这些乐器的帮衬之下,壮乡礼乐本身的阳刚之气,阴柔之美均被一一展现。

云南省广南县家乡文化调查,调查 我家乡的民风民俗不少于1000字。

  这让我想起无量山哀牢山一带的洞经音乐,这些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夹缝中生存的民间文艺,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亡着,灭绝着。

  一切并不算晚,最起码我们还有一群民间文艺的追求者和爱好者,他们对文艺的理解和认同,注定了民间文化遗产不会那么轻易消逝。在广南,就是这样一群人,就是这样一个舞台,就是这样的夜晚,让我眼湿。那个注定不会平凡的夜,是我远行文山的几天内唯一有月亮的一个夜晚。这月亮会让人变傻,我走在微弱的月光下,傻傻地对云南民间文艺的传承生出一些希望来。属于民间艺人的责任,在他们身上熠熠生辉。看完演出的喧闹的夜里,我的心里却是寂静的。也正应该有一颗寂静的心,才能够在这浮华的人世间寻得仙乡之乐,也才能为一路走来孤独无比的民间传统艺术铺就一条远路。

  广南之行,以为会在坝美留下最多美好,却是一场壮乡礼乐惹得我满眼泪水。许多事大多是无心插柳,同行数十人中,是否有人与我一般,喜爱这最朴素的形式,也心痛这最传统的艺术。行路难,广南给予我的感动,像一首唱不停歇的远古歌谣,带着穿过一个时代力量,直抵人心。

来源:文山日报

编辑:都市时报一点关注 汤维

审核:字丹瑶

今日家乡调查调查对象(种类或方面)通过个人感受,了解到吴忠近几年环境变化调查时间2009--7调查地点秦韵广场 过去的状况我记得,小时候,秦韵广场这块地是几间土坯房,后面是一片废墟,堆积着垃圾,有几棵高大的树木。

调查一般由标题和正文两部分组成。(一)标题。标题可以有两种写法。一种是规范化的标题格式,即“发文主题”加“文种”,基本格式为“××关于×××的调查”、“关于×××的调查”、“×××调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