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在线-四川广元主流综合媒体平台

馋的流口水搞笑图片,幽默笑话故事

20

与朋友小聚,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动着筷子,东一句西一句地扯着闲话。一朋友突然提到:“啊呀!那天,你们不知道,我实在是馋酒馋得不行了!”那朋友也是不吐不快,“我困兽一般满屋子乱翻,翻来翻去翻出一瓶没开封的红酒,可是家里没有开红酒的起子,怎么办?”朋友边绘声绘色地讲,边手舞足蹈地比划,“我只好拿出一把改锥,使劲地往下直捣,那会儿馋得呀!口水一圈一圈地往外涌!简直等不及打开酒瓶!”“最后,连撬带咬,好不容易弄出瓶塞,赶紧倒了一满杯!可是,只喝了半杯就喝不下去了!馋劲儿也过了!”图片来源于网络“哎呀!那个馋——”朋友摇着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描述中,我们的馋劲儿却被勾了起来!

馋的流口水搞笑图片,幽默笑话故事

微信中哪个表情是想吃馋的意思?

第25个。

与朋友小聚,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动着筷子,东一句西一句地扯着闲话。

一朋友突然提到:“啊呀!那天,你们不知道,我实在是馋酒馋得不行了!”大家的目光一起射向他,都停了筷子等他的下文。大家都知道,他因生病,已戒酒半年。

那朋友也是不吐不快,“我困兽一般满屋子乱翻,翻来翻去翻出一瓶没开封的红酒,可是家里没有开红酒的起子,怎么办?”

朋友边绘声绘色地讲,边手舞足蹈地比划,“我只好拿出一把改锥,使劲地往下直捣,那会儿馋得呀!口水一圈一圈地往外涌!简直等不及打开酒瓶!”

“最后,连撬带咬,好不容易弄出瓶塞,赶紧倒了一满杯!可是,只喝了半杯就喝不下去了!馋劲儿也过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哎呀!那个馋——”朋友摇着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描述中,我们的馋劲儿却被勾了起来!

另一个朋友马上接着说:“有一次夜里12点,正睡得香,猛然间就醒了,想吃米线,二话没说,穿了衣服就去街上踅摸到一家小店里,美美吃了一大碗,这才回到家安心地睡下!

我既诧异又兴奋,大声叫着:“原来男人也馋啊!”

那个吃米线的朋友一脸正色地补充说:“其实啊!谁不馋?只是不说罢了!”

我忙附和:“也是啊!我怀孕那会,有次去上班,走到半路,看到街边的酿皮子,突然就走不动路了,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今天吃不上这酿皮子,下午的班就没办法上!怎么办?坐在街边吃,若碰到熟人,多有不雅!便左右乱找,终于看到一家小吃店的门上贴有‘酿皮儿’的字样,赶忙冲了进去!可是,一摸兜,居然只有一块五毛钱!只好厚着脸皮和店员搭讪,能不能只卖我一块五的酿皮儿呢?那店员很不耐烦地白了我一眼说:‘一碗四块五,一块五我怎么给你抓!真是的!’‘那能不能欠着,我明天来还给你?’我几乎是哀求了!这时,店主走了过来,很大方地说:‘没事的!你给她抓上一碗,就收一块五!’那店主瞎着一只眼,表情温和而娴雅!我立马对她心生敬意。当店员一脸不屑地端上酿皮儿时,我只挑了几筷子就不想吃了!根本和我想象中的那种感觉大相径庭!”

那吃米线朋友很认真地听完我的故事,又接着讲:“一次在街上,看到有小贩挑着柿饼卖,我买了大概有四五斤,一次就吃完了!算是过足了瘾!小时候一个柿饼老妈掐成块了分,还没尝着味儿就没了!不过,那天吃完后我就在街上转了整整一个下午!”

“嗨!就冲这点,咱俩得握个手!”我笑着说,“馋有三种,一种是从小吃惯了的;一种是吃过一点儿没吃够的;一种是见过但没吃过的!”

从小到大,胡萝卜是我们姊妹们最好的零食。夏日里,不待胡萝卜长足,远远瞅准一个大点的,拿指头在萝卜边上的沙土里抠出一圈深槽,然后用两手紧紧抱住裸露出来的萝卜根,三摇两晃,萝卜便带着沙土被拔了下来,拧了缨子,衣服襟子上来回一蹭,就和着新鲜的泥土味儿和胡萝卜缨子的香味儿咔嚓咔嚓一顿猛嚼,末了,一定要记着用刨出来的土把那个萝卜坑填平。

图片来源于网络

流口水的颜文字

那时,各家种的萝卜都是有数儿的,菜园子也有专人看管,谁家萝卜地里有不明不白的坑都是要找看园人理论的!这法子,不过是防着有人趁机偷萝卜或者萝卜被偷了到看园人面前说不清楚!

到了秋天,满地的胡萝卜用铁锹翻出来,全部拾进木架架车兜里,上面再盖上一层绿茵茵的萝卜缨子,趁着夜色拉回家。第二日,挨个用刀切去,大而粗的留下腌咸菜,水而甜的放着生吃,再小的,一咕噜都煮了,用棉线串成串,晾在屋檐下,等到冬天吃萝卜干。

大概是胡萝卜和胡萝卜缨子的味道历久弥新地滋养了我的鼻子和我的胃,怀孕害喜时,满楼道里我闻到的竟然都是胡萝卜缨子的味道,其实,那不过是学生的脚臭味和拖把的腥臭味的混合而已。

刚上师范时,到了冬天,宿舍门口的铺子里就满堆着一箱又一箱的桔子,红的耀眼,黄的油亮,我第一次买了三斤,一口气都吃完了!好吃得无法用语言去形容!以后基本都是这样,馋了,买上两三斤,然后一次性吃完!哪有放在橱柜里一天吃一个的耐心!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第一次对桔子的记忆是在小学四年级,那个时候的孩子似乎很喜欢问别人:“你吃得是啥?”

如果关系好一点,还会很眼馋地伸出手说:“给我给点!”

要馍馍,要炒面,要萝卜干,甚至要着喝水,你要我的,我要你的,大家习以为常!

下课时,我看到一个女生里嚼着一团黄黄的东西,便很巴结地问:“你吃的是什么?”

“药!”那女生一脸鄙夷地脱口而出,可是我明明看见她手里还拿着半个糯黄糯黄的东西!

后来学冰心的《小桔灯》,怎么也想象不出来半个桔子皮怎么能够用线穿起来,里面还放上小蜡烛的样子。

那时,桔子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个神秘而遥不可及的东西!所以,当我终于碰到桔子,而它的口味又恰好适合我时,便毫不客气地一次性满足了我对桔子多少年来所有的暇想和期盼。就像这位吃柿饼吃得满街乱转的朋友一样!

曾看过一个同事吃新鲜的甜柿子,一共六个,她坐在我的对面,细细地一个一个剥了皮,又细细地一个一个吃掉,小心而贪婪,那个样子,我很久都没有忘记。估计,她吃柿子的享受和我当年吃桔子的感受是一样的!可是,现在,我终于吃腻了桔子,桔子便再也不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和老公出生在不同的家庭里,我馋猪肝猪肺猪肠子,馋酿皮儿,馋烤红薯,馋腌肉炒大葱,馋洋芋搅团;老公却偏爱牛奶上面黄黄的奶皮儿、又软又肥的羊尾巴、甜而腻的糯米饭、翅脖子——轮到女儿,便是馋汉堡、馋巧克力、馋奶油蛋糕——对我和老公共同的爱好,油水饼子,她连看也不看一眼。

大妹在外打拼多年,辗转宁夏、苏州、上海,终定居北京,过年回来时,我打电话问:“想吃什么?姐早些准备!”

“当然是烙油水饼子了!”大妹有些归心似箭地说。

油水饼子是我们小时候村里最贵气也最解馋的吃食。

已过不惑之年的小舅,年轻时闯荡新疆,并结婚生子。过年回家,竟也是一日三顿黄米糁饭,糖油包子吃多少都不烦,尽管那东西吃多了难以消化。那是一种渴盼已久的饕餮!

图片来源于网络

馋的流口水搞笑图片,幽默笑话故事

吃巧克力高雅!喝咖啡有情调!可是我从来都对它们提不起一点热情,我的情调和热情在街边的小摊上,在母亲逼窄狭小的厨房里!一如女儿所说:“农村人就爱这些!”

是啊!走出农村,穿着打扮变了,说话口音变了,行为气质变了,生方式更是完全颠覆,唯独口味的偏爱却是渗在骨子里的!我们馋的都是曾经的回忆!

注:此文写于2015年,修改于2020年2月,再改于2022年5月。

🤤就是睡觉流口水或者流口水 使用频率较低 睡得很熟就流口水 这道菜看起来很好吃。

如果是微信一开始自带的表情的话,就是两眼是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