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社会 > 真情时刻

真情时刻 >

程序员辞职做环卫工,只为了照顾患肺癌晚期的母亲

2019-11-14 14:02:09 真情时刻
  臧坚是青岛一名环卫工,而此前他是位程序员。为了照顾患病的母亲,3年前,他辞去程序员工作,在自家楼下当起环卫工。  臧坚,今年30岁,是青岛李沧环卫公司的一名环卫工人。谁也想不到,这位穿着环卫制服的小伙子曾是一个程 ?

  臧坚是青岛一名环卫工,而此前他是位程序员。为了照顾患病的母亲,3年前,他辞去程序员工作,在自家楼下当起环卫工。

  臧坚,今年30岁,是青岛李沧环卫公司的一名环卫工人。谁也想不到,这位穿着环卫制服的小伙子曾是一个程序员,精通网络编程、APP后台制作。为了照顾患肺癌晚期的母亲,3年前,他辞去了网络公司程序员的工作,在自家楼下,当起了环卫工。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臧坚庆幸自己的选择。他说:“虽然看上去是自毁前程,但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臧坚毕业于山东理工大学,学的就是信息技术方面的专业,和他同期就业的同学现在做程序员已经月入万元了,而他做环卫工,一个月有3000多元工资。他说:“第一次出去扫地的时候,我把能穿的装备都穿上了,生怕别人认出我来,当环卫工无论是收入还是工作环境都没法跟做程序员比,但跟我妈的身体比起来,钱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记者在青岛第三人民医院的肿瘤病房见到了臧坚和他的妈妈张永华。张永华吸着氧,看起来气色不错。而在一旁照顾妈妈的臧坚则显得特别憔悴,1米8的身高,体重也就120斤左右,脸上胡子拉碴,刚刚30岁头发就已经白了一圈。“多亏俺这个儿了。”张永华告诉记者,儿子很出息,从小就懂事。她和臧坚的爸爸很早就离婚了,这么多年娘俩相依为命。

  最近几年,臧坚的妈妈张永华一直体弱多病,经常头晕目眩身体不听使唤。3年前,臧坚辞去了青岛一家网络公司程序员的工作,在自家的楼下当起了扫大街的环卫工,为的就是一旦有突发情况,他能在5分钟内赶回家。他说:“以前在网络公司上班,赶上项目催得急,通宵加班是经常的事儿,忙的时候直接睡在单位。有时,一个星期跟家里人都见不上一面。”

  2015年冬天的一天,当了环卫工后的臧坚家里又发生了变故,妈妈张永华买菜回家时,突然感觉胳膊使不上劲儿了,一开始只怀疑是颈椎出了问题,直到去医院做完全面检查,才知道得了原发性肺癌,已是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脑部了。

  说到这里,一直在病床旁不作声的臧坚接过了话头,“我妈当时打电话让我去医院,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怎么回来的。”臧坚告诉记者,当时医生跟他说,回去多陪陪老人,像他母亲这个情况,剩下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年。

  医生的话没有击倒张永华,在臧坚的照顾下,几次化疗之后,张永华的情况有了好转。因为母亲的病,臧坚这两年学会了做饭和中医推拿,每天下班就想着给妈妈做点什么好吃的。“我妈爱吃山药、菠菜,现在得了病不敢给她猛吃肉了。”臧坚说着为妈妈倒上一杯水。

  由于药物作用,张永华经常呕吐,吃饭也是少食多吃。臧坚说,他小时经常生病,所以爸妈给他起名叫“臧坚”,希望将来可以长得结实一点。但即便有了一个好兆头的名字,臧坚的童年还是小病不断,基本上一个月就要发一次高烧,这个时候都是妈妈陪着他一起打吊瓶。“有次烧到41℃,人都糊涂了,打着吊瓶半夜醒过来,就看见我妈一直抓着我的手。”说到这些,臧坚的眼角已经湿润。

  张永华刚刚化疗的时候,不仅掉头发,还恶心,一直吐,这个时候是儿子守在她身边,攥着她的手,就像小时候一样。臧坚的手机里存着的大多是关于妈妈的照片。去年妈妈过生日,臧坚做了一桌子菜,为妈妈庆生。

  小姨来接班陪床,臧坚收拾好东西准备去上班。从医院走到臧坚上班的地方,不到5分钟。与其他环卫工不同,臧坚属于机械班组,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开着清扫车扫马路。“还是当程序员的时候辛苦。”

  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清洗车辆,臧坚把它擦得像新的一样。

  臧坚负责的区域就在他家楼下附近。“有味儿是吧,一开始我也不习惯。”臧坚开的是单人清扫车,尽管有驾驶室,但还是能闻到垃圾的酸臭味,臧坚说这个工作虽然比不上当白领的时候干净,但同事们每天在一起就像家人一样,尤其是在他家出事之后,同事们经常去医院探望,还经常帮他分担工作,让他能够早点回家照顾母亲。

  虽然当了环卫工,但臧坚并没有完全放弃程序员的技术。原来做软件的同事知道他的情况之后,也会找些活儿给他,让他在业余时间帮忙编个程序,也算是做兼职赚点外快。现在的母亲仍需要服用化疗药物,每个月2300元的退休金刚刚够药钱,母子俩的生活费全靠他的工资。

  臧坚是在2014年离开的软件行业,那一年,滴滴打车刚刚兴起,微信支付方兴未艾,“互联网+”的概念如星星之火,几乎所有的创业公司都在寻找软件人才,臧坚说,当年与他同批进公司的兄弟,现在差不多都已经月入万元了,工资是他的两三倍。但即便每月多了几千块钱,也买不来他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